巴菲特2020年致股東信 給投資者什么啟示?

2020-02-24 06:59:00 來源: 金融界

來源:財經早餐

對價值投資者來說,巴菲特每年的股東信是“圣經”般的學習資料。

美國東部時間2月22日早上8時,也就是北京時間2月22日晚上9時,“股神”沃倫·巴菲特旗下公司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布2019年四季度和全年的業績報告,在年度報告中,巴菲特撰寫的致股東信沒有缺席,這已經是他第55年給股東寫信。

全年漲幅落后標普500逾20個百分點

依照慣例,巴菲特這封信的第一頁是伯克希爾業績與標普500指數表現的對比。

去年,美股整體不斷上揚,但伯克希爾?哈撒韋的漲幅卻不盡如人意。

2019年,標普500指數的回報率達到了31.5%;相比之下,伯克希爾?哈撒韋的股票全年漲幅僅為11%,較標普500指數低逾20個百分點。

這也是巴菲特執掌公司55年以來整體盈利差距較大的年份之一。對此,巴菲特沒有明確回應。

在公司凈利潤方面,按GAAP(美國通用會計準則)新規,2019年全年歸屬伯克希爾哈撒韋股東的凈利潤814.17億美元(約5720億人民幣)——相當于每天凈賺15.6億元人民幣,相比之下上年同期凈利潤為40.21億美元。當然,伯克希爾繼續不分紅。

去年凈利潤的主要組成為:

——240億美元的運營利潤

——37億美元的資本利得,來自出售可投資證券

——537億美元來自投資組合未實現的凈資本收益

在現金儲備方面,伯克希爾·哈撒韋第四季度現金儲備為1279億美元,略低于三季度的歷史最高點1280億美元。

2019年第四季度,巴菲特回購了22億美元伯克希爾股份,創單季新高,去年全年的總回購額達50億美元,大約公司1%的股份。

巴菲特在信中解釋說,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們希望伯克希爾的股票數量下降。如果股價價值折扣擴大,我們可能會更加積極地購買股票。不過,我們不會在任何價位支撐股價。

巴菲特在信中表示,2019年,伯克希爾向美國財政部繳納了36億美元的所得稅。同期,美國政府從全美所有企業所得稅中征收了2430億美元。從這些統計數字中,公司為繳納了全美聯邦所得稅的1.5%而感到自豪。

偏愛銀行、科技股

在信中,巴菲特稱,近年來,伯克希爾?哈撒韋所持有的股票內在價值基本都在穩步增長。長期來看,查理?芒格和我都認為股票投資注定會為我們創造巨大的收益。

芒格和自己無法預測未來利率走勢,但如果在未來幾十年內都接近于當前的利率,并且公司稅率也保持在現有低位附近的話,那么幾乎可以肯定的是,隨著時間推移,股票的表現將遠好于長期的固定利率債務工具。

截至2019年12月31日,伯克希爾哈撒韋合計持有市值為2480.27億美元的股票,購入成本為1103.4億美元,賬面盈利1376.87億美元。

伯克希爾哈撒韋的十大重倉股依次為蘋果、美國銀行、可口可樂、美國運通、富國銀行、美國合眾銀行、摩根大通、穆迪、達美航空和紐約銀行梅隆公司,其中有一半是銀行股。

蘋果堪稱巴菲特心目中的“大象”。

曾經不投資科技股的巴菲特,在蘋果如日中天的2016年方才開始陸續買入,買入蘋果的價格僅在100美元左右。如今蘋果股價已經漲至300美元以上。如果保持持股不變,按2月21日收盤價,伯克希爾哈撒韋持有的蘋果股票市值已達到783億美元,盈利達到430億美元(約合3000億人民幣)。

將收購比作結婚,心儀的“大象”難找

當年卡耐基、洛克菲勒和福特等大家族之所以能夠積累起令人瞠目結舌的巨大財富,靠的是保留住很大一部分企業盈利,將其投入未來的成長,創造出更大的利潤。

巴菲特說,在伯克希爾,查理和我一直以來都高度重視有效地運用保留盈利。有些時候,這份工作其實是很輕松的,可是在另外一些時候,這份工作用“困難”來形容都嫌不足——尤其是我們面對著體量巨大,而且還在持續膨脹的現金的時候。

我們不斷尋求收購符合三個標準的新企業。首先,它們的凈有形資本必須取得良好回報。其次,它們必須由能干而誠實的管理者管理。最后,它們必須以合理的價格買到。

一旦我們找到了這樣的企業,只要條件允許,我們都會希望將其100%全部收購下來。遺憾的是,符合我們前面全部要求的大規模收購機會其實頗為稀有。

巴菲特把收購公司比作結婚。婚姻都是從美好的婚禮開始的,可是后來,現實就和婚前的期待大相徑庭了。有的婚姻比婚前雙方希望的更美滿。還有的很快就讓雙方的幻想破滅。

巴菲特認為,把這些情況用在企業收購中,買家經常會意外地碰上不愉快的聯姻。在企業收購的“求婚”過程中,買家很容易想入非非。

巴菲特稱,用婚姻類比收購,伯克希爾以往的那些“婚姻”大部分還是可以接受,所有的收購交易對象都對他們很久以前做的決定感到滿意。有些聯姻是美好的。但不少已經讓他很快對求婚時的想法產生了懷疑。

這一部分讓人聯想到巴菲特對于亨氏的投資。伯克希爾哈撒韋持有卡夫亨氏3.25億股流通股,但卻未被計入到重倉股之列,原因是伯克希爾哈撒韋本身只是控股集團的一部分,所以必須用“股權”的方法來解釋這筆投資。

在伯克希爾哈撒韋的資產負債表上,若按通用會計準則計算,伯克希爾所持卡夫亨氏的股份價值138億美元,相當于2019年12月31日伯克希爾在卡夫亨氏經審計的凈值中所占份額。到去年年底,伯克希爾哈撒韋所持卡夫亨氏的股票市值實際為105億美元。

接班人未明確,但已做好離開準備

巴菲特在股東信中確認,2020年度巴菲特股東大會將于5月2日舉行,兩名副手Ajit Jain和Greg Abel將在會上有更多的曝光機會。巴菲特在股東信中稱,“我們將于2020年5月2日舉行年會。

和往常一樣,雅虎將在全球直播此次活動。然而,形式將有一個重要的變化:兩位關鍵投資經理賈恩(Ajit Jain)和阿貝爾(Greg Abel)將在會上有更多的曝光機會。這種改變很有意義。他們是杰出的人才,無論是作為管理者還是作為個人?!?/span>

阿貝爾現任伯克希爾·哈撒韋的能源公司總裁,也是總公司的副董事長。有媒體曾稱:“阿貝爾握著巴菲特王國的鑰匙?!卑⒇悹栃惺轮斏?、做事低調,但巴菲特視其為“搖滾巨星”,因為他一手把能源公司迅速變為美國最大的能源供應商,商業版圖遍布北美和英國。

賈恩于1986年入職伯克希爾,致力于重振處于困境的再保險業務(reinsurance),雖然他此前從未從事過此類事務,但不負眾望,過去幾十年間為公司的投資和并購貢獻數百億的現金流。

巴菲特不止一次提到,賈恩為股東賺到的錢可能超過自己。2011年,巴菲特曾透露,董事會將讓賈恩當上CEO,只要他想的話。

巴菲特提到,公司為他和芒格的離開做好了100%的準備。

巴菲特說,“查理和我都有非常實際的理由,希望確保伯克希爾在我們退出后的幾年里保持繁榮:芒格家族持有的伯克希爾股份,遠遠超過了家族的其他投資,而我99%的凈資產都投在了伯克希爾的股票里。我從未出售過任何股票,也不打算這么做。除慈善捐贈和少量個人禮物外,我對伯克希爾股票唯一的一筆交易發生在1980年?!?/span>

巴菲特還在信中透露,其遺囑明確指示執行人——以及在遺囑終止后繼承管理遺產的受托人——不要出售任何伯克希爾的股份。遺囑還免除了遺囑執行人和受托人的責任,因為他們要維持的顯然是極度集中的資產。

此外,遺囑還指示遺囑執行人和受托人每年將其持有的一部分A股轉換成B股,然后將B股分發給各個基金會。這些基金會將被要求迅速部署其贈款。預計在其去世后的12到15年,他所持有的全部伯克希爾股票才能進入市場。

金融界

七星體育直播NBA7LIVE 比分網 足球比分 比分直播 籃球比分直播 在線直播 JRS直播 90分鐘足球 網址大全 足球比分直播
逆时营救电影赚钱吗 福建36选7 时时彩最快开奖软件 美国股市行情实时行 青海11选5官网 体育彩票怎么玩法介绍 手机股票开户哪家证券公司好 体彩黑龙江6+1开奖结果 彩宝 江西时时彩 山东11选5遗漏 天津十一选五一定牛预测